副市长属于什么级别

体制内识别一个单位的级别规格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直接看三定文件

三定文件指的是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这是单位规格的法定文件。

但很多人看不到三定文件,毕竟这不是人人都能接触得到的。如果看不到三定文件,那怎么判断单位规格呢?最有效、最准确的就是看其大规模【副职】的级别,当然这些副职的排名肯定相对靠后,这是毋庸置疑的。

因为一个单位的主官最多有两个,可以高配、平配或者低配,变数比较大,所以很难百分之百地匹配单位级别。但【副职】远不止两个,往往还有若干个。

大多数【副职】的级别一般比单位规格低半格,几乎不会错。毕竟很难出现大规模的【副职】同时高配或低配的情况,大规模【副职】还是平配。

简单举几个例子:

一、以国防大学为例。

在军改前,国防大学是正战区级。但军改后,国防大学的规格降了半级,成为副战区级,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学校的现任两位军政主管都是正战区职、上将,所以仍然有人认为国防大学是正战区级而没有降格。其实,判断其规格最简单的就是看其大规模的副职。

目前排名靠后的几名副校长,都是明确的正军职、少将。假设其规格为正战区级的话,不可能同时出现若干副校长为正军职的情况。所以,其学校规格是副战区级

类似的情况,同样适用于军事科学院(副战区级)和国防科技大学(正军级),军改后这三家军事院校都分别降半格。

二、以公安局系统为例。

在这里,列举地市级的公安局。很多人认为,公安局的人员众多、规模庞大,而且局长的另一个身份是副市长。那地市级的公安局是不是就是副厅级呢?

这是完全错误的。

公安局长为副厅级的原因是其由副市长兼任,这是副市长的级别加成的缘故,不是公安局长的原因。

可以翻看大多数的副局长履历和资历,其仍是明确的副处级。所以,单位就是正处级,而不是副厅级。

至于一把手,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高配。这种情况很常见,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都是如此。

三、以天津滨海新区为例。

天津滨海新区是国家级新区,天津市经济产业发展的龙头区。

但滨海新区不是副省级规格,只是拥有省级的经济管理权限。很多人将这种权限错误地与行政级别划等号,这也是明显错误的。

滨海新区只有区委书记由市委常委兼任,属于高配。区长、区人大主任和区政协主席都是标准的正厅级干部,由市委管理而非中央管理。

而且,众多的区委常委、副区长、区人大副主任、区政协副主席,都是明确的副厅级领导职务,所以新区的行政规格是正厅级无疑。

只是,新区所属的很多功能区、开发区,规格也达到了正厅级。但在领导关系上,仍然从属于滨海新区。

比如,副厅级的滨海新区副区长,担任所辖功能区的区长,属于提拔晋升。但仍然接受新区政府的领导。

四、以31所中管高校为例。

高校领导班子包括:书记和校长、常务副书记和常务副校长、党委常委以及副校长,这三个层次。

应用我们文中所说的方法,单看众多学校副校长级别,大多数都为副厅级,很多还是由类似学校的人事处处长、计划处处长、二级学院院长等正处级领导晋升而来。所以,中管高校的规格就是正厅级,而不是大多数人认为的副部级。

也有人会说:书记和校长一直都是配备副部级,而不是偶尔配备副部级,学校理所当然就是副部级。这种说法其实简单地将领导级别与单位规格划等号,忽视了关键所在。

这里的关键点就是:这31所中管高校太关键了、太重要了,承担了重要的教书育人、科研攻关等任务,所以长期高配副部级主官,以便更好地协调各方资源,促进自身发展。

毕竟相比地方政府、央企国企,高校不能大规模直接产生经济效益,她的本质需要依赖财政拨款或其他经费支持,总体还是处于弱势地位。所以,较高的领导配置规格,是有利于高校长期发展的。